群体心理学——《乌合之众》读书笔记

个人认为,这本书略带偏见,且多来自作者的经验,并不能按照严格的推理论证来看,某些观点有失偏颇,但对群体心理学的分析和研究不乏指导意义。

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并不一定就会成为乌合之众,也不是所有集体都是使人丧失个性,勒庞用心里群体指称那些被集体心理支配的乌合之众。心里群体需要具体分析。法国大革命中涌现的群众团体是受了法国启蒙思想家的影响,但如果问那些参加运动、为革命流血牺牲的人究竟对启蒙思想了解多少,他们可能也什么都不知道,但却在大众中形成了简单的口号式观念,这种观念的暗示性表现为:国王和贵族该死,杀了他们翻身做主人;同样,种族主义也有复杂的形式,在纳粹主义和德国民众中的观念是——犹太人生性低劣,抢了我们的饭碗,杀了他们。观念在集体中一般都会被简化,因为大众总是喜欢简单明了的观念。

群体心理接受暗示有一个积累的历史过程,比如欧洲的反犹主义,并不是到了希特勒才有,而是在希特勒时代达到了顶峰,而之前,比如在莎翁的戏剧《威尼斯商人》中,那个逼迫债务人履约,非要割下他一磅肉的可恶家伙就被冠上了“犹太人”的称号。这种反犹主义经过日积月累,在群众中形成了固定并偏执的观念,当它发展到极端时,一个小事件就能把这些累计的心理能量释放出来,在释放过程中怀着同样心理的人群,不管他们先前有教养还是无教养,是数学家还是鞋匠,他们的大脑都被这个共同的心理占据,进而放弃循规蹈矩的生活成为一个胆大妄为之徒。

群体心理积累的开端来源于个人经验,但当积累达到一定程度时,某种观念就与个人观念无关了,比如犹太人贪婪、吝啬的观念先入为主地植入到一定规模的群体意识中之后,这种观念就会像病毒一样传染到更大的群体,而且在传染中迅速生出更邪恶的变体,嫌弃、厌恶的心理会瞬间转变成愤怒和仇恨,而且由仇恨转化而来的欲杀之而后快的心理随时可能变为复仇的狂暴行动。

在狂暴革命来临之前,“意识形态鼠疫”一旦传播到人群中,个人的志趣、爱好、微妙的个人思想仿佛都会被狂风卷走,“意识形态鼠疫”再被感染的人们头脑中泛滥,作为“真理”的意识形态就像掌控他们心灵的魔法一样使个人如同波浪里的水滴,失去了自我控制的能力,只能随着群体的波涛肆意汹涌。人群叫嚣扰攘,一团团、一簇簇,无意识的冲动淹没了理性,他们如肆意奔腾的洪水,所到之处遮天蔽日。当革命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时,制造死亡就变得稀松平常,革命者以破坏作为来标榜勇敢,于是人群中破坏的勇气相互鼓励,破坏秩序、破坏文明、破坏生命,破坏之外还是破坏;“真理”以口号的形式被他们声嘶力竭的呼喊,口号也把他们连成一体,口号里的“真理”除了读作“真理”外,根本和真理的内涵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勒庞所说的乌合之众。

群体的一般特征

心理群体的第一特征是,个性的自觉消除和群体的感受和思想趋于同一方向。没有共性的群体聚集在一起并不满足心理群体的要求,心情理群体也并不要求空间上的连续,可以彼此分散。当个体形成群体时,不论个性之间的差异,会获得一种群体心理,这和个性颇有不同。

无意识构成了种族的先天特性,这使得个体是十分相似的,比如性格和情感,而有意识——受教育的结果,使得个体区别开来。无意识使得个体相似,有意识使得差别。在群体心理中,个人的才智被减弱,个性也被减弱,异质性被同质性吞并,无意识因素占据上风并表现出来。

在群体中,个体处于一种类似催眠的状态,无法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辨识度降低,冲动,某些特性加强,具有传染力,且群体中个性表现出的特性会和孤立的个性相反。群体中,个性会暗示和相互传染,使其不再拥有个体意识,而处于集体意识支配下的玩偶。

群体意识会表现出英雄主义、趋于平庸、易于英勇无畏也易于犯罪。

群体的感情和道德观

群体冲动、多变、急躁,表现出极端情绪。孤立的个人在受到刺激时会止于自我约束力,而群体则没有这种约束力。群体易受暗示和传染,失去洞察力和判别能力,不经过深思熟虑。个体会把幻觉当成现实,通过暗示进而形成群体幻觉。群体的观察力极可能出错,群体的说词也极为不可靠。

群体的情感趋于单纯和夸张,不允许怀疑和不确定。群体会表现出专横和偏执,对何为真理何为谬论不容置疑,对提出的意见和想法全盘接受或者全盘否定。个性拥有处理矛盾的能力,而群体会对辩驳极端否定。在群体中有教养的人和无知的人无异。

个体拥有破坏性的本能,在群体中这种本能不会受到惩罚,于是个性会尽情释放这种本能。群体可以无恶不作也可以表现出极高的献身、牺牲的举动,比如受到光荣、爱国主义的感召,而孤立的个人的唯一动机就是私人利益。群体会对个体起到道德净化的作用。

群体的观念、推理和想象力

群体能接受的观念其形式必须是简单易懂的,对社会来说,观念的价值多大并不在于观念本身的价值如何,而在于影响的范围多大。群体没有推理能力和批判能力,不能对事物做出正确的判断。群体会对直观感受、令人震惊、最非同寻常的部分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群体所采取的信仰形式

群体在崇拜和顺从中得到归属感。
传统代表过去的观点、欲望和情感,他们是种族综合作用的产物,对人类社会有着巨大的影响。

没有哪种统治形式可以在一夜间建立起来。政治和社会组织是需要数百年的时间才能创造出来的东西。封建制度在建立起它的秩序之前,经历了数百年的混乱状态。绝对君权也是在存在了数百年之后,才有了制度做保障。这些等待的时间都是极为混乱的。与其说一切文明的主要动力并不是理性,倒不如说,尽管理性是存在的,但文明的主要动力仍然是各种感情——如尊严、自我牺牲、宗教信仰、爱国主义及对荣誉的追求。

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不妨支持我一下!